女婴黄疸病‧突脑干死亡‧父母疑医院瞒死因(吉隆坡30日讯)刚迎接初生小公主到来的一对新婚夫妇,因刚出世不久的女婴出现黄疸症状送院留医,尚未满月的女婴却在原订康复出院的日子突然脑干死亡,让父母肝肠寸断。事发迄今已近半个月,可是这家私人医院始终无法给予合理解释,甚至不愿公开女婴完整的留医报告,让这对父母怀疑院方有意隐瞒女儿的死因。来自彭亨文冬的新婚夫妇唐天伦(38岁,鸡贩)及林素姗(29岁,书记)于今年初结婚,并于6月10日在吉隆坡某私人医院诞下首个爱情结晶品唐琬媚。本可出院突呼吸困难林素姗指出,女儿在出世到离院时,健康都没有问题,只是于6月16日下午因黄疸而再次返回有关医院进行紫外线灯光治疗。她说,女儿进院的时候,黄疸指数是18点,因此她将女儿留在医院后就返回文冬坐月子。隔天早上11时,她致电到医院询问女儿的情况,院方指女儿的黄热指数已降至13点的正常水平,指示他们可以在上週一接女儿出院。“上週一清晨6时,我们接到院方的来电指女儿的呼吸困难,要我们赶快到医院。当我们抵达医院时,女儿已经戴着氧气罩,医生声称她的身体器官一切正常,但脑干已经死亡。"未提呈详细医药报告她披露,由于一切事出突然,他们于当天下午5时要求女儿的儿科主治医生检查为何女儿会突然脑干死亡,有关主治医生才另外安排两个医生为女儿进行CT扫描,并证实女儿的脑部有一小块瘀血。过后,有关主治医生也建议唐氏夫妇不要让女儿继续拖下去,直接拔掉氧气罩让女儿安心离世。他们不愿就此放弃女儿,四处不停寻求其他专科医生的建议,结果发现该私人医院在为女儿进行疗程时,出现很多不寻常的地方,因此怀疑医院在整个过程中有所隐瞒。林素姗说,初生女儿于週五晚上11时45分在有关医院去世。他们将女儿的遗体领出后,已经前往警局报案,并由警方陪同下将女儿的遗体送往吉隆坡中央医院太平间剖验。由于该私人医院还未提呈详细的医药报告给中央医院的法医部,因此法医暂时无法替她的女儿进行解剖。指医生说词检验报告有矛盾林素姗说,院方的医生说词和检验报告出现矛盾,她为此到多间医院奔波,求见多名专科医生,仍救不了初生女儿的性命。她透露,虽然女儿的主治医生曾寻找两名医生为女儿进行CT扫描,可是他们不曾见过这两名医生,无法向对方了解女儿的情况。当天晚上,女儿的主治医生又找了一名来自国大医院的脑科医生,对方建议他们再为女儿进行MRI扫描,以检查小琬媚是否脑中风才会导致脑干死亡。“隔天有关检查报告又显示女儿的脑部正常,甚至连之前CT扫描显示的脑部出现瘀血症状也没有出现,让我们根本不明白为何院方会突然指女儿的脑干死亡。"她指出,在女儿被主治医生宣布脑干死亡的这段期间,她仍然不放弃救治女儿,拿着女儿的医药报告到处去寻找其他专科医生的建议。她说,他们也有让一些脑科医生为女儿的脑部进行检查,可是医生指女儿的脑部一切正常。至到週一他们找到了国大医院的儿童脑科医生后,医生直指其女儿的脑部已经到了很坏的情况,并指一般会出现这种情况主要是人体的心脏停顿,导致脑部无法供氧。大哭半小时‧护士才查看林素姗披露,女儿在事发当天凌晨5时许大哭不停,但半小时后才有护士去查看,其时女儿已经全身变蓝。她说,在女儿出事后,她曾要求当日当班的护士解释女儿当天的情况,护士指当天婴儿室只有3名婴儿,其中她和另一名家长的孩子分别放在一间小病房内进行观察。她指出,一般上婴儿室都会有两名护士值班,每名护士可负责看顾6名婴儿。事发当天凌晨4时30分,一名护士为她的女儿喂奶后就到隔壁的小病房看顾另一名婴儿,岂料她女儿于凌晨5时15分突然大哭不停,却没有人理会。院方指护士有5年经验“半个小时后,护士走去婴儿房看我女儿时,她已经全身变蓝,他们才将女儿送往深切治疗室抢救。"她指出,凌晨6时50分,女儿的主治医生曾表明,如果婴儿在4至10分钟无法呼吸的情况下,身体才会变蓝。后来他们才获知,原本当班的两名护士中,其中一人上了厕所,过后这名护士因为接到其他病人的求救而到另一个病房工作,才会独留一名护士负责看顾3名婴儿。她披露,他们于上週六曾与院方及副护士长见面,而副护士长指她女儿当时的哭声是正常的,更指当班的护士已有5年的经验,可以从婴儿的不同哭声了解婴儿的需求。副护士长还说,主治医生表示如果医生在15至20分钟没为婴儿抢救的情况下,婴儿是不会死亡的。“究竟有谁能证明我女儿的哭声是正常的?副护士长还反指我们不能以院方疏忽照顾来指责他们,因为他们都是有受过专业的训练。"院方週休无法回应《》週六下午致电有关私人医院,要求院方就这起投诉作出回应时,被告知医务总监及公关部週六休假,因此无法作出任何回应。接线员要求记者週一再致电医院管理层进行查询。‧2012.06.30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