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得豪气(完)千金不换美酒林炎葵滴酒不沾爱收藏林家的酒是用情和义酿的。换句话说,滴酒不沾的美酒收藏家林炎葵,用收藏的价值观在于酒的纪念意义,只谈情不谈价。不喝酒,只爱藏酒的林炎葵30多年来前后收藏了200多瓶美酒,价格从200令吉至2000多令吉,只要是有纪念性或限量版他都“照单全收”。而且一收就是一辈子,价格再暴涨,他还是那一句:“我家的酒是千金不换的。”他说,就是不喝酒的人才是最佳的收藏家,因为很多酒是收得越久越香醇,价值也随着年历提高,他的收藏品往往都是收了整30年。“爱喝酒的收藏家只怕按捺不住,早就把酒喝光了。”喝在别人口里,美酒是香醇的,但对林炎葵来说,却是又苦又涩的。他说:“我就是无法对酒提起兴趣,总觉得酒是这世上超难喝的东西,更不明白为何人人为它痴迷。”但他彷佛太早下定论,30多年前的一次香港旅程,他对酒彻底改观,更成了今日朋友口中的“酒痴”。“香港的朋友是个标準的美酒收藏家,和他聚餐的那个夜晚他开了一瓶值4000马币的美酒,我瞄了它一眼后,就马上为它而疯狂,原来酒是可以如此动人的。”吸引他视线的不是杯中物,而是盛美酒的酒瓶。那一夜,他又参观了那名朋友家中的美酒贮藏室,从此以后就跟随朋友收藏美酒。“酒影"是生活的动力刚开始时,他先是花几十令吉买了各项美酒的“样本”,满足一下自己对酒的渴望。接着却欲罢不能,一看到漂亮或特别有感觉的美酒,从几十令吉到几百令吉,他都会想尽办法拥有它。“家人在初时都对我这嗜好蛮反对的,他们认为一个不喝酒的人去收藏昂贵的美酒,真是太浪费了,看到我对酒瓶又擦又看的,而且一看就是好几个小时,都感觉老爸很不可思议,傻得太可爱了。”林炎葵是每天“无酒不欢”的,他总会在住家及办公室里摆设不少美酒,为的就是时时刻刻都可以看到他最爱的“酒影”,那已成为他生活的动力之一。开封美酒再美也不收虽然林炎葵只爱酒瓶,对美酒不感兴趣,但他却很坚持自己的一套收藏原则:“要完整的,美丽的酒瓶一定要有美酒才有它的价值,空的酒瓶再美再特别,对我也毫无意义,美酒一开封,就不在我的收藏範围内。”“各项美酒我都有收藏,尤其是马爹及XO酒,但葡萄酒除外,因为葡萄酒通常收不久,对我这不爱酒的收藏者来说,就失去了收藏的意义。”近几年,他的“胃口”又增加了,2000多令吉的美酒他也开始面不改色地收藏,多年来各国旅行,每到一个国家,肯定会到当地的名酒或老酒专卖店参观,一有奇形怪状的特殊美酒,他通常是很任性地“有杀错,没放过”。 有杀错,没放过“开始买那2000多令吉的美酒时,我也是考虑了好久,来回看了十多趟才决定买下,我最终以一个理由说服了自己。”理由就是他一生除了忙着赚钱就没甚幺嗜好,对这仅有的兴趣,他应该撇开顾虑,儘情为自己活一次。一次错失的经验,让林炎葵养成了买酒当机立断的习惯。“曾经在中国广州看中一瓶酒,马币要5千令吉,我当时身上现金不足,店内又不收信用,只好抱着下回再来买的心情回家。没想到,3个月后,就再也买不回了,很多事物往往就在你一时的迟疑,而让你遗憾终生。那瓶酒现在还不断浮现在我脑海里,好辛苦。”所以,想买时就得千方百计买下它,这也成为了往后他的收藏原则。纯粹收藏不牟利儘管林炎葵总想尽办法来拥有美酒,但有时始终无法如愿。“那间店的老板是我认识很多年的老朋友,和他买了很多酒,但就是多年前我看中的一瓶酒,多年后他都不肯出让。”老板和他一样,也是标準的酒痴,“唯独它最好”的心情他懂,所以也不再强求。“我还不是那样,朋友到我家做客,‘哄’了很久我都还是捨不得出让我的收藏,偶尔会破例,但通常都是市场上还有存货的,限量版的怎幺说都不行。”林炎葵一直有一个想圆的梦,他说,未来如果有机会,他会计划开一个属于他的美酒珍藏展览会,与所有的朋友分享他收藏的心得和点滴,因每一瓶酒对他都有某一个阶段的美好回忆,目前的他可单凭闻一闻酒味,就可以对酒评分。收藏美酒好投资虽然林炎葵藏酒志在兴趣,但他说,收藏美酒的确也是一个很好的投资。“我前几年就一口气以十多万买下7箱已故闻人珍藏的美酒,那是马来西亚未独立前(超过50年)1972至75年马爹的老酒,一个月后我转让1600多瓶就赚多了15%(约10多千令吉),非常好价。”当时他也为自己留下了5箱,过后与朋友分享后,目前仅剩10多瓶,成了他的非卖品。“像我这样的收藏家就只是纯粹的收藏家,如果较理性的话,可以很成功地从收藏中得到很不错的利润。”出高价买酒助友友情让酒价暴增,所谓“友情酒”,就是在他的收藏品当中有好一些是为“救济”朋友而买下的。“朋友经济出现困境时,我曾以高出4倍的高价买下他的美酒,间接就是对他最好的支持。”这其实是另类的“两肋插刀”法。话说朋友女儿深造,需要一笔很高的学费,但不愿接受友人帮忙,林炎葵只好以酒为由,以高价买下这名朋友的收藏品。“原价百多令吉的马爹我用500令吉买下它,而且买了5瓶,说我爱酒,不如说我很重视这个朋友,在这种情况下帮忙他,我相信他心里会好受一点。”有时候,他也会因友情而“赢”得美酒。“我曾帮过忙的一些朋友,他们有时会送美酒来报答我的恩情,而那些很有纪念价值的酒,更是意义深重,再多钱也不卖。” /副刊‧文:林春莲‧2007/01/24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